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12/2)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Elysees
Posts: 6690
Joined: 2003-12-05 13:10

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12/2)

Post by Elysees » 2022-11-30 18:44

我去年在粉圈转了一圈,深有所得,笑。脱粉以后觉得不能白逛一圈,遂决定写一篇我的喜好向的小说。我的偏好大家都知,就不特别声明了。
这篇原来的题目叫毒唯对决,后来觉得太直白了,改成现在的题目,力争跟我以前的少女风不同,计划2-3万字完成。
这就开始
-------------------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多少恨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1.

盛夏的沪市机场,人来人往的出站口,诸澄澄一边拖着行李一边四下张望。人群的洪流中男男女女衣着或光鲜或奇异,大都表情漠然形色匆匆,更显得一小拨驻足人群叽叽喳喳引人注目。这群人大都身着白底T恤,或拿伞或戴帽,远远看着衣服或者伞帽上都有个简笔图案,似是一棵垂须榕树下一串黄色小花。诸澄澄心道,“必是自家姐妹没错了。”可惜今次出门父母安排了表哥亲自接机,不能来个机场认亲。正想着远远拍个照片发“一树一花”的群里,手机却适时响起,一接起来正是表哥周炎,语速急促,道,“澄澄你到了没?我这边不好停车,你赶紧从出发区出来我在x号出口等着你。”
诸澄澄一边答应着一边转向找电梯,路过人群仍没忍住,停下来远远捏了几张照片。那群人逐渐壮大,嬉笑声远远传来,有个正在人群中的女孩子转过身来,T恤正当中淋漓两行字:“一树一花,自成一界”。
诸澄澄还待再拍几张,却见自己旁边又有一小圈人,井然有序的拿着似乎是深绿色纸伞一样的手办,其中一两人面露不悦,看着远处的那群“一树一花”人群道,“晦气,怎么又碰到这群cp粉。”诸澄澄瞅他们一眼,心道,“我也是嫌晦气,怎么碰上你们这群榕树的附生根。”顿时没了兴致,收了手机绕过这群人上了电梯。
诸澄澄这趟沪市游,是特地买票来看电视剧《空弦诀》的粉丝答谢演唱会。这本是部普通仙侠剧,走的是男女主天上人间生生世世纠葛不休又不得善终的路子,自然有男二女二男三女三前仆后继的或者炮灰或者垫背。然而这编剧或许写男女主死去活来尚不过瘾,又或者男二有金主力捧,总之给男一男二猛加兄弟知己戏份,天界师兄弟同室修炼,人间又是师兄弟同窗共学。男女主一世又一世爱恨纠葛生,这对师兄弟也一世又一世肝胆相照。
既然是仙侠剧,男一男二的演员自然高大俊美,剧里再来个惺惺相惜为知己决意赴死的桥段,直戳某些观众的心窝子。一批剧粉们一个个置女主于无物,大开脑洞,各种男一男二的感情向创作井喷而出,俨然成了大势。片方自然不会放着白白的流量不要,此后采访综艺,男一男二并肩出现,言谈默契举止亲热,于是剧粉之外又涌现一群双人粉,致力于从两位哥哥各种互动里读出眉来眼去浓情蜜意,俗称cp粉。又因为这男一男二演员名分别是高榕和黄姜,恰恰好是佛教五树六花之中的树与花,于是这cp名便自然而成“一树一花”。
cp粉嗑得欲生欲死,可把两位演员各自原本的粉丝气得不轻。男一的演员高榕和男二演员黄姜在《空弦诀》之前根本不相识,剧情里演的兄弟情深原就是演。cp粉平地起高楼,剧方款款相迎,高榕黄姜便是同进共退,节目广告采访都是你一言我一语,仿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只关注高榕或黄姜的粉丝,想要拍个单人照片都难以实现,对cp粉们是恨得牙根痒。
“恨我们又怎么样,我们才是大势,看看榕树姜花时时并肩,对我们那么看重,当然是我们cp粉是他们心头肉,你们这些孤寡粉可就哭去吧”
诸澄澄边拖行李边在心里扫射方才看到的高榕唯粉,一出到外面,正看到周炎的车缓缓滑过来停在她面前,车门羽翼一样向上张开,周炎扫她一眼,问,“要我帮你抬行李吗?”诸澄澄摇头,“我自己行。”,说着手一抡把自己的箱子推进后座,跟着自己也进到车里。
周炎回头问,“吃饭了吗?先吃饭?”
诸澄澄点头,“咱们吃火锅?”
周炎无可无不可,方向盘一打,车便并入洪流。
好在不算正当饭点,周炎带着诸澄澄到了自己家附近的火锅店,一进门迎面便是一幅偌大的空弦诀海报,男女主手持长剑相互依偎,而男二黄姜则站在男一高榕身侧,目光沉凝,正默默注视高榕。周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诸澄澄却是很兴奋,几乎是手舞足蹈的扑过去,问道,“老板,这是有夏日清凉饮的购买抽奖吗?”
老板轻车熟路,拿出一大本卡包示意,诸澄澄便兴高采烈的看起来。原来这是《空弦诀》的挂名赞助商,剧一火,各种商品推广源源不断,买够分量便可抽选礼物,甚至还有专门针对cp粉的双人卡片画册等等。商家看中这购买力强劲的cp粉市场,却又成了cp粉们口口声声的正主眼里最爱重我们的铁证。
周炎看她兴致很高,虽然心中不快,也耐心等着。趁着诸澄澄翻阅礼品册的功夫,周炎也斜靠着扫了一下册子里极少的几样黄姜单人照。
诸澄澄不知的是,她这表哥周炎,其实也是她深觉晦气的单人粉一员。周炎喜欢的是黄姜,原是搞音乐出身,因为样貌俊美,唱而优则演。《空弦诀》剧里,便有不少黄姜作词谱曲又演唱的插曲。黄姜的粉丝自称姜丝,早先黄姜入组姜丝们还相当高兴他能入驻一个靠谱热门ip剧组,又有出歌机会,与高榕及剧组其他演员粉丝们都还彬彬有礼谈笑风生。不料剧一播出黄姜居然被编派成高榕的cp,姜丝简直怒从心头起,却又扛不过黄姜从了这炒作,只能背地里暗暗恨。
周炎多年社会人,当然不至于跟小姑娘家们过不去,尤其诸澄澄是他看着长大的表妹,他再怎么心怀不满,也不至于跟她呛起来,只得忍气吞声在旁等着。
诸澄澄正犹豫是买3瓶换个双人塑料钥匙扣还是买6瓶换个双人印签明信片的功夫,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从她身边走过,经过海报略停一停,正与站在诸澄澄身边的周炎对上。
周炎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脸上浮上一抹笑意,还没开口,那男子已看向他,露出点意外的表情道,“哎,周炎?”
饶是诸澄澄沉浸在各种周边礼品中,听到有人叫表哥的名字也自然抬起头来,骤一看到这男人的眉目,她眉毛一扬,努力克制表情,矜持的一抿嘴,周炎也跟着展眉一笑,致意道,“这么巧,你也吃火锅?”顺手在诸澄澄头发上一撸,说道,“刚从机场接了我表妹,她嚷嚷着要吃我们才来的。”
那男子答道,“我刚吃完了,先走,你们慢慢来。”说完侧身从周炎身边走过,还不忘对诸澄澄点头一笑。
诸澄澄等他出了门,连之前抱着不放的礼品本都放下了,凑到周炎面前,一脸神秘的道,“哎呀呀呀,表哥,这是?”
周炎嫌弃的推开她凑上来的大脸,答道,“是什么是,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
诸澄澄点头,“明白,遥不遥高不高的,总之你想够着。”
周炎喷笑一声,“就你明白。”
周炎的性向在家里不是秘密,而诸澄澄也没说错。方才遇见的这男子,是周炎心里肖想了一阵儿,却又一直没机会行动的人。


2.
金澜之走出火锅店,外面正是烈日炎炎,热风嗡的一下罩过来,汗便一下涌了出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周炎跟他表妹还在前台站着,两人有说有笑,旁边那张巨大的《空弦诀》海报上,高榕一身白衣,虽然是烂大街的仙侠服饰,依然显得他气度不凡。
金澜之边走边掏了下口袋,拿出一叠高榕的单人周边卡片来,都是方才在火锅店买饮料换来的。他原本也不是什么夏日清凉饮这种甜酸饮品的受众,降级消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高榕的单人周边积压起来,拼不过所谓“一树一花”的周边销量。
巧得很,金澜之也是《空弦诀》的观众粉丝群一员,正是男一高榕的唯粉。高榕在娱乐圈沉浮多年,《空弦诀》之前不算大红大紫,但也绝不是查无此人。高榕的粉丝自称榕树的附生根,肉麻得很。金澜之这样事业有成,为人又很是稳重端方的人,在外当然是不会认下这个名头的。
至于私底下,金澜之不仅是忠诚度很高的附生根,甚至凭着一手画工,在圈里混到半个大手的地位,说个一呼百应,绝不夸张。不消说,他对所谓“一树一花”也是甚是不忿,不说别的,《空弦诀》里高榕的角色情之所钟分明另有其人,女主一次又一次死在他怀中,他一次又一次追随,哪有黄姜的角色什么破事儿,纯属cp粉们自己高潮。
晚上回到家,金澜之打开微博,把昨晚上好色的高榕与《空弦诀》角色双生图放上去,图片一切为二,一半黑色背景,半侧身的高榕妆容完全是《空弦诀》里的模样,深情款款白衣飘飘,一头长发纷飞,溶于夜色;而另一半的银白背景里白纱飘荡,隐隐绰绰是现代装的高榕,目光沉静气质忧郁。不用说,图一发出,自然是收获一群嗷嗷叫着“水仙赛高”的拥戴。
转天就是《空弦诀》的粉丝答谢演唱会,金澜之这样的圈内半个大手,其实早有官方问过需不需要赠票,他不想真人露面,直接拒绝了。好在所在公司其实跟演唱会场馆设计有合作,拿到了内部位置,他便顺水推船以监督布置效果为由,接下来票。
当晚自是宾主尽欢,剧组方很知道前来捧场的粉丝们想看什么,男女主拼命发糖不算,高榕和黄姜之间也自是各种你来我往朋友兄弟的同台游戏同台演唱。为了增加互动,黄姜独唱的歌都分出两首跟高榕合作,台上你我对望,看得所谓cp粉狼叫,附生根和姜丝暗恨。
数千人演唱会结束后是一场交通灾难,放眼望去人山人海,还不时有小群人流停驻不前。虽说是夜晚、场馆附近依然灯火通明,金澜之开着车缓缓的往前蹭,心浮气躁却又无计可施,左右张望中竟在路边看到了周炎。
要说金澜之跟周炎,工作时不常有合作,却一直处于要熟不熟的状态。金澜之设计出身,而周炎确是实打实的技术人员,两人领域有差,虽不至于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程度,但合作时除了交流项目之外,常陷于不知说什么好的冷场。
这晚上金澜之看到路边周炎,旁边还站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心里有点不知道是不是该装没看见的迟疑。正要转开头的时候,一直低声跟身边女孩说话的周炎看到了他,马上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竟是满脸喜悦的笑了一下。
这下金澜之想躲也不能,点头招呼了一下,问到,“怎么在这儿?要我带你们一段儿吗?”
要搁平常,周炎一定就跟金澜之客气几句就算了。但这晚上周炎跟诸澄澄过来看演唱会怕堵车就没开车,没想到连地铁公车都难得跟上。加上刚看完演唱会上高榕黄姜情深意切互动的诸澄澄心情激荡,竟是边走边哭,非要揪着周炎承认他俩情谊深重打动天地,直把刚刚看到黄姜被迫把独唱变合唱的周炎堵得够呛。
周炎想,无论如何,加上个第三人至少可以治住诸澄澄的喋喋不休,便也顾不得矜持,直接答金澜之道,“方便吗?要不麻烦我们就蹭一下车了?”
金澜之倒没什么不方便,左右也是乌龟爬,多带两个人也没区别。
到底是多了外人,诸澄澄上了车果然有所收敛,没再追着周炎,要他承认高榕和黄姜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着实让他松了口气。
虽是如此,仍挡不住诸澄澄一边手机上飞快的打字一边抽抽噎噎,周炎为避免尴尬,主动问金澜之道,“金总怎么大晚上的在这儿?这场馆你们公司做的?”当然是完全没想过金澜之会作为剧粉前来。
金澜之想幸好有这名头,顺口嗯了一声,问道,“你们呢?”
周炎当然要推诸澄澄出来的,带点无奈口气说,“我表妹,是空弦诀的头号剧迷,专门飞到这来看这场演唱会,怕这人多不安全,就跟她一起来。”浑不提自己大半夜拼手速抢前座票。
金澜之笑了一下,说,“这剧方有你们真不错。”忽然想到自己原有几份发给合作方的礼品,便拿了两袋给周炎,道,“正好,我这边有他们给的东西,就借花献佛了。小姑娘家好好的哭什么,快别哭了。”
周炎原正要道谢,一听他这话暗道不好,紧张的回头看了诸澄澄一眼。
好在诸澄澄依然沉浸在手机聊天中,闻言只抽着鼻子说了谢谢。
周炎难得跟金澜之有私下相处的机会,诸澄澄一静下来,他竟无端端有点紧张。
金澜之是夜穿件铁灰色的衬衣,因着炎热,袖子则了几下卷在肘边,已解开了两颗衣扣。窗外流动的灯光此起彼伏的流过他脸上,平添一点旖旎。
周炎舔了舔嘴,脑子里急速转动,想催着自己赶紧想个话题,却锈住一样,死活想不到该说什么。
金澜之瞟他一下,慢悠悠道,“所以你表妹是空城诀剧粉,你也是吗?”
周炎差点冲口而出道,“我就是去看看我们姜花,”话到嘴边将将刹住,尽量平淡的回答道,“还好,澄澄,就是我表妹,一直跟我叨叨,我也随着她看了。”
金澜之转头看了周炎一眼,道,“你们表兄妹感情挺好。”
周炎给他眼风一扫,倒是忽然想到了话题,道,“你们公司承接这场馆设计,是不是也得看看这故事了解一下啊?”
金澜之点头,“剧方有一些具体的要求,也有提供背景,我们承接组也有几个方案讨论。不过我在这之前倒是也看了看这剧,多少也有了解。”
周炎就算心里觉得奇怪,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跟金澜之倒是有来有往的说了几段剧情,又就天下大同的吐槽甲方话题一起发挥了一下。车慢吞吞的走了一段,俩人夜风灯光里来来去去几句,话题不知怎么便拐到别处,倒发现两人日常社交与爱好时有重叠,你来我往几句,竟时有异口同声。
大概第三或者第四次说出同一句话的功夫,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对视一下,空气中忽然似有暗流涌动,各有未尽之意。大概是因为诸澄澄的在场,两个人都不由自主沉默了一阵,又重新开了个话题,天南海北的说开来去。
之后总算离开了交通阻塞区,很快便到了周炎的住处。下车的时候周炎和诸澄澄一再道谢,尤其诸澄澄看到金澜之给的礼品袋里居然还有演员的签名卡片,虽然不是她最想要的高榕黄姜双人双签,也足够她感激不尽了,叨叨叨的千恩万谢,倒把金澜之说得哭笑不得了。
周炎打断诸澄澄的感谢对金澜之道,“时候也不早了,多谢你送我们这一趟。”金澜之点点头,正要接着客气几句,周炎又接着慢悠悠来一句,“改天,再约一次?”
金澜之闻言一笑,盯着周炎眼睛,低声道,“当然,我等你电话。”


3.
诸澄澄看完粉丝答谢会,又待了一两天,到得周六半下午终于离开。周炎自然又是送到机场,又从人头涌动的机场一路回来。
陪着诸澄澄在沪市又逛又买又吃的过了几天,饶是周炎日常生活并不宅,也给折腾得不清。尤其诸澄澄在的这些天,并不知周炎对空城诀里高榕的不耐,反而因为他也看了剧,把他当成倾述对象,一天天滔滔不绝的冲他倒各种看来的所谓一树一花的情深意重。周炎躲不开,又骂不得,真正是心头一把邪火。要不是看在是自己从小看大的小表妹,周炎指定给她好好上一课,让诸澄澄知道什么叫商业伙伴,什么叫利益迫使。
一路回家的路上,周炎总算可以好好在车里听一会儿黄姜早年的个人专辑。黄姜在唱而优则演之前慢悠悠的出过几张个人创作专辑。周炎,以及一众姜花,大都是几年来跟着买歌听歌抢个人演唱会门票的忠诚音乐迷。多年来黄姜的个人展现便是醉心音乐无心他顾,发过的歌音乐界虽然好评不少,却算不上大红大紫。一朝开始演戏,便开始一首一首的唱主题曲,音乐界评价如何不论,总算有些家喻户晓的曲调。早年入坑的姜花虽然对黄姜这些年只顾唱主题曲罕见做个人音乐略有不满,但看在他商业价值蒸蒸日上,倒也不太舍得苛责。对周炎而言,黄姜有得早年的几张直入人心的专辑,便值得他一路支持。他也是需要自己挣钱吃饭的成年人,深知职场上各种身不由己,是以在他看来,什么一树一花一见如故新交知己,不过是台本而已,配上表情按句发挥,让诸澄澄这样的小姑娘们心甘情愿的掏钱买单。
伴着黄姜清冽的歌声,周炎总算随着车流回到市里。回程路上一个不留神错拐了一个路口,正忙着重新找路,忽然注意到路边的一个招牌。四下并不繁闹,这招牌也不起眼,不过是黑白交错的两个碎裂的字,但“彼处”这个名字倒叫周炎心中一动。
他早年也曾经去过同名清吧,那里不仅酒品音乐甚合他意,吧中往来人等也多有契合,时有相当愉快的一夜之欢。后来搬家换工作一阵忙碌,久而不去再去已是人去楼空。之后虽然也又了夜晚常去的欢愉场所,但不知道是记忆美化或是当年岁月加成,总觉得比这家略微逊色。虽然不知道这家“彼处”与早年去过的是不是同一家,看到了总是意外之喜,加上又是可以轻松一夜的周六,自然没理由过门不入。
正是夜幕初初降临的时分,空气微凉,推门迎面便是如缓缓溪水的钢琴声,内设并不夺目,冷淡而沉默的风格。周炎几乎确定这便是早年他去过的那家“彼处”,或者至少同出一个设计师。正四下张望,却在吧台边看到金澜之。也许是因为身在酒吧,今天他衣着随便,虽然仍是衬衣,但小半衣扣未系,敞着领口,柔软熨贴的银灰布料闪着流动的光,上身身材优势甚是突出。
周炎心道,不想电话尚未打出,竟已在今夜再遇。如此倒好,不必继续扭捏试探。正这一阵,金澜之似有所感,转过头来。此时尚早,酒吧中来客稀疏,一眼望去,周炎在门边甚是突出。
金澜之对此时此地的相遇并没表现出惊异。他对周炎略一扬眉,手中酒杯一举,周炎便缓步走到他身边坐下。
周炎正沉吟应如何开口,金澜之却已来了一句万金油开场白,“这么巧?又见到了。”
周炎没忍住一笑,点点吧台招呼酒保,才转头对上金澜之的眼睛,“是啊,又,这么巧。”
酒保向周炎示意了一下自己已经看到,周炎便带点嬉笑劲儿继续与金澜之道,“金总该不会又给这家做了场内设计吧?”
金澜之没答他这句,抬酒杯抿了一口,就着灯光看向周炎,忽然把话题转开,“你这是从哪儿来?”
正这会儿酒保过来了,周炎几句点了自己的酒,扯了把衣领,笑道,“怎么,衣冠不整?让金总看出我这是走错门的迷路人?”
金澜之颀长的手指在吧台上敲了敲,抬眼由上而下慢慢扫了周炎一道,虽是什么都没说,倒也像什么都说了。
周炎脸上一热,正想再说点什么松快一下气氛。金澜之忽然凑过来低声道,“哪有不整?”,他虚指了一下周炎的衣领,似笑非笑道,“我觉得是衣冠太整了,正是误入歧途的…..”他含了最后半句话没说,又退开了一点。
原是酒保拿着酒来了,他见怪不怪的把酒杯一放,便又退开。方才粘稠的气氛因为这一停顿,被冲淡了不少。周炎抓起酒杯喝了一口,辛辣的酒顺着喉咙下去,他精神一振,顿觉旖旎的气氛下去不少。
金澜之看他喝得急,便不再逗他,转回话题道,“这儿不是我设计的,不过设计师倒是我介绍给老板的,原是我师弟来着。”
周炎点点头,四下看了一下,说道,“所以你认识这家老板?你师弟这风格挺有个人特点的,早些年在秦南路上也有一家跟这儿同名的店,也是你师弟设计的么?风格跟这家差不太多,是不是同一家?”
金澜之到这会儿才露出点惊讶的神情来,“你去过那家?”
周炎点点头,目光正好跟金澜之遇上,他抿一下嘴,道,“当时还挺喜欢那儿的,”金澜之凝视着他,周炎看到他瞳孔里映着自己的影子,灯光里一个不甚清晰的人形,影影绰绰的,他接着又慢慢道,“以前时不常的,跟那儿消磨一晚上。”
金澜之低头笑了一下,笑声低沉,想是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仿佛是无意的,他抬手在杯沿上缓缓厮磨,吧台的灯随着他的动作在台面上投出晃动的影子,然后他边笑边道,“没想到咱们之前居然从没遇见过。”他轻轻叹口气,周炎坐在边上似乎都能感到他胸腔的低颤。方才舒缓都气氛忽然又粘稠起来,他想,自己似乎并没有绝迹酒吧太久,怎么竟感觉生疏了。
金澜之举杯又饮了一口,接着说,“旧的那家是我设计的,那会儿还在上一个工作室,就这么认识的老板。当年……”他似笑非笑的看一眼周炎,“我也常去。“停顿一下他又道,”不知道那会儿我们是完全没遇上,还是遇见了,但不认识。”
周炎也跟着冒出些惊异,“有这么巧?我那会儿也在上家公司,就是之后跳槽事儿多,有一阵儿晚上忙得天荒地暗的。等忙完再去,已经换了地方,找不着门了。”
金澜之举杯对他示意了一下,周炎也拿起杯子一碰,金澜之才意味深长的说道,“今天看来,真的很巧。那会儿没遇到,现在遇到了,也不太晚。”
杯壁轻碰,是清脆明亮的声音,灯光在金黄的酒水里折射出的酒吧布景,没了冷淡,倒有些绮丽了。周炎想说点什么,想想却也又觉得不必再说了。
两人就着手上这杯酒,竟是聊了一个晚上。前面的试探过了,后面便是想到什么便说什么,谈话间酒吧里人群渐渐稠密起来,起初寥寥几人的吧台边,已坐满了人。音乐依然是若有似无的,人声高高低低,为了互相听清,周炎和金澜之则是越坐越近,过了一阵,竟是几乎贴着彼此在小声对话了。
过了一阵,背景里的音乐声停了,有个驻唱歌手拿着吉他上了台,琴弦一拨,直接清唱了几句,竟是黄姜的歌。周炎顿时来了兴趣,椅子一转拧过身去,刚好错过当时金澜之脸上一抹不悦的神色。
这驻唱歌手音色确实有几分神似黄姜,几句下来,还有点儿韵味。周炎正待仔细听听,金澜之却在旁边道,“也不早了,你走么?”
周炎略微惊讶,转头看金澜之竟真的推开酒杯示意酒保收台,已是站起要离开的模样。他低头沉吟少顷,这确实是个愉快的夜晚,是就在这儿结束呢,还是继续展开,倒得想想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压过音乐声,金澜之侧过身,手搭在他身后椅背上,几乎是贴着他耳边轻声道,“你开车了么,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去试试我的藏酒?”
呼吸的热气夹着淡淡的酒气,瞬时把周炎笼罩在金澜之的阴影里。周炎侧头看去,两人目光纠缠一瞬,又各自分开。周炎点点头,把捂在手心的酒杯放在台上,手在金澜之胳膊上一触而分,也站起来,似笑非笑道,“走吧,看看你的珍品。”

5.
酣畅淋漓的一夜欢愉确实令人振奋,周炎甫一进入新一周,扑面而来的繁忙琐碎都没能影响他的心情。处理完积压的email,抬起头已经是快午饭的功夫。周炎拿了杯子去茶水间盛咖啡,看到茶水间里好几个小姑娘扎堆儿,满面红光的凑一块儿叽叽喳喳。其中一个是周炎之前合作过的产品经理孙严,之前看着很严肃干练的一个人,这会儿激动得有点儿手舞足蹈。
周炎莫名其妙,问道,“哎,小孙跟这干嘛儿呢?那么激动。”
旁边几个人顿时收声,互相望了一眼,小声招呼了一下周炎,都没说什么。孙严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镇定下来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刚刚跟市场部的冯秘和施秘,”举杯示意了一下站他边上妆容精致的两个女孩,“说公司游戏部新请的代言人。”
周炎莫名其妙,顺手打了半杯咖啡,接道,“就咱们公司这看家游戏,简直就是个自己会下金蛋的母鸡,还需要代言人?”
浅蓝衣服的那女孩笑一下,“偶尔也开拓一下嘛,现在只是在接洽。“说着有点儿压抑不住兴奋劲儿似的,又眉开眼笑的再加了一句,”据说过几天还会来咱们这儿,游一下楼什么的。“
周炎不太关心的问了句,“谁啊,看你们三个说得那么兴奋?“
三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高榕啊,是高榕!“虽然看得出三个人都极力想压低声音,但声音中的兴奋实在是显而易见,市场部的两个秘书听起来都要破音了。
周炎搅咖啡的手顿了一下,心里一阵不耐烦,幸好还背对着这几个女孩。他面无表情的转过来,孙严以为他不知道,还补了一句,“周总知道这个人么?这段时间有个特别火的电视剧,叫《空城诀》的,高榕演的是男一。“
周炎喝了一口,顺手把搅拌棍丢了垃圾桶,点点头道,“啊,知道这个人,也知道这个剧。“
孙严她们看他好像不是很感兴趣的模样,互相望了一眼,都没再说什么。等周炎离开了茶水间,才又听她们压低了声音的嬉笑声,高高低低的还夹杂着点尖叫,隐隐约约的仿佛还有黄姜的名字冒出来。周炎没太细听,倒是一下子想起陪诸澄澄去看演唱会那晚,一群群扎堆儿似乎对着暗号嬉笑不停的女孩子。
这消息几乎破坏了周炎一大早的好心情,好在下午事儿多,各种会一个接一个的,开完会人筋疲力尽,倒也忘了中午这点儿不如意。下班开得车出去已经是傍晚,夏天黄昏特别长,灯光与暮色交融,天色似明未暗的。周炎顺手拧开音乐,依然是黄姜的歌,绮丽纷乱的电子音合着清冽的歌声在车里浮动,近一阵远一阵的。周炎忽然有点儿走神,手搭在方向盘上无意识的来回抚摸,只觉耳边有人在轻声细语,喘息声与灼热的呼吸缠杂着顺着他耳边一路向下复又往上,似一汪温泉,流连不去。
一家欢乐一家愁。这边高榕接到国民游戏代言的传闻漫天乱飞,黄姜那边的姜花群不由得就有点儿消沉。晚上周炎顺手刷了下微博,姜黄群里为了振奋人心,各路创作忽然就井喷出来,翻唱旧歌的,画图的,剪个人视频的,没热闹也生制造出热闹来。连周炎都想着,也许自己该搞个什么抽奖之类的凑个热闹。
黄姜这边粉丝创作欲因为别苗头爆棚,高榕那边当然也不敢放松。虽然还没官宣,各种所谓内部消息已经传得喜大普奔。金澜之的画手博上一群排队嗷嗷叫着求太太放饭的留言。
金澜之洗完澡出来随手一刷微博,看到下面花式求画的留言,忍不住就笑了。他随手抓起画板,翻出之前画了一半卡住的图,凝神想了一会儿,抬眼忽然扫到厅里的吧台,脑子里几个画面交错出现,灵感迸发,手下一通涂画,一晃就是半个晚上。画出来依稀仿佛是高榕在《空城诀》里的同人图,又像是国民游戏里的战损重伤图:这一次高榕衣衫头发散乱,血迹斑驳,面容似苦楚又有欢愉。背景里雨雪纷飞,发丝与光影交织往来,盖过半遮半掩的上本身,像战后重伤,又像云雨过后,欲迎还拒,活色生香。画完金澜之凝视图中人物,手指轻轻拂过他眉眼,似有所感,又拿笔在面容一阵乱涂,待得停下再看,眉眼俨然已变,已然不是高榕的模样。金澜之回味的一笑,意犹未尽的看了好久,手来来回回的摩挲了一阵。过了好久,才把图层关闭,按照原来的叠图导出发了新图。
不消说,不到5分钟博下面已经站了一大排人,献心的,舔屏的,求死的,各种言论不一而足。金澜之丢开本关了灯,又是一夜。
转眼就又近周末。市场部的内部消息果然可靠,到得周五,周炎无意拐到市场部电梯间那边就看到等身高的一个人形立牌,俨然就是高榕在《空城诀》里的形象。他皱了皱眉,转头进了另一边,放眼看去又是一群一群的小姑娘扎堆儿,各种压低了声音的尖叫声嬉笑声,俨然就是那一夜跟诸澄澄去看演唱会时候的景象。
他心想,真是噩梦重演,转弯就要拐楼道另一边。正要避开电梯间去楼梯,电梯一停,就看金澜之从里面走出来。
他略一顿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错即分。金澜之笑了笑,手里握着手机示意一下,跟着几个市场部的人往那边去了。
这一天市场部的热闹连技术部里的不少人都跑去凑,一会儿跑回一个人来,又带出去一拨人。周炎心想,幸好也周五了,索性收拾收拾准备趁着大家往外跑的功夫打算提前走人。到了停车场看手机来了条金澜之的短信,只一句,“晚上什么安排?”
他停在车边想了想,回了句,“没,这就回了。”
过一会儿没见新的消息他便开车走了。
说没安排,他这晚上还真是没安排,回到家叫了外卖,看外面四下灯火通明的,外面的热闹和家里的冷清倒是对比鲜明。
正吃着晚饭,诸澄澄的电话来了,刚接通小姑娘就是一通叽里哇啦的乱叫,周炎把听筒拿出去一尺,过一会儿等她安静下来才又拿回来问,“喊什么呢?又什么事儿?”
诸澄澄依然是激动不已,说道,“高榕是要给你们公司游戏做代言了吗?是真的吗哥?”
周炎心中没好气,只哼了一声表示确实是真的,诸澄澄又一阵叫唤,说,“我听说他代言以后要直播打游戏呢,黄姜要跟他组队,是不是啊哥?是不是?”
周炎吃了一惊,“你听谁说的?我都不知道这事儿。”
诸澄澄嘿嘿嘿嘿的笑,半天说,“我们有业内人士呢哥,你去问问嘛,如果是的话,你能不能…..”
周炎马上打断她,“我不能,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诸澄澄不放过他,纠缠半天,周炎半天只得答应周一上班一定去给她问问,如果问到了一定会告诉她,这才被放过。
周炎松口气,口干舌燥的丢下电话,正倒了杯水喝,电话又响。他看也没看就接起来问,“又怎么了?还没完呐小姑奶奶?”
却听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低笑声,“不敢当不敢当,周总这当我是谁呢。”
周炎顿时头皮都炸了,心想这种烂电视剧情节居然也发生在自己身上,只得轻咳一声,若无其事道,“金总啊,有事儿?”
金澜之也没接着问,只道,“大周末的,周总不出来喝点儿?”
周炎看了看钟,犹豫一瞬,道,“今天太晚了,不想出门。”
金澜之沉默一会儿,“那…..明天?“
周炎笑笑,无意扫了一眼自己的客厅,金澜之也不催他,就在电话那边等着,过一会儿周炎道,“要是你不嫌弃,我家倒也有点儿藏酒。”
金澜之笑起来,“那当然要去看看,地址发来。”说着便挂了。
金澜之来的时候周炎刚刚洗完澡,开门一看,金澜之已经换了一身跟下午不同的衣服,电梯间灯光明亮,斜斜的照进厅里,周炎让开身子,“进来吧,金总。”
金澜之边进门边道,“还总来总去,下了班不累么?”说着一把把周炎扯过来,门砰的带上,两人顿时都笼罩在门边半明半暗的灯光里。周炎整个人被笼在金澜之怀里,两人脸颊相对呼吸交缠,空气顿时又湿又热。他不由自主的想把头转开,又觉得露怯,硬着头皮抬手在金澜之胸膛轻轻拂过,金澜之笑起来,揪着他衣襟扯了一把,周炎的衬衣扣子顿时被扯开几颗,金澜之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道,“我老想说,你呀,衣冠过于整齐了,怎么在家还是这样……”
周炎手在他胸膛上撑了一下,几步退开去,往自家吧台走,问道,“喝点什么?”
金澜之几下松开自己的衣领,“喝点儿淡的?我一会儿还得回家,多了,可就没法开车了。”
周炎原已低身打开酒柜,听他这一句顿了一下,复又直起身来,点点头道,“也是。”


(tbc)
Last edited by Elysees on 2022-12-02 14:46,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tiffany
Posts: 24588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tbc)

Post by tiffany » 2022-11-30 19:43

先支持!再看 :mrgreen: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3138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tbc)

Post by 笑嘻嘻 » 2022-11-30 23:52

啊啊啊!!!小E这是在哪座山里修行打通了任督二脉!写得太好看了。节奏比过去快了太多!三个人的各怀鬼胎,各备心思写得太逗了,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其实主要是我是cp粉。后面两个唯粉的推拉让我脑补了一出宫斗大剧。快快写!

挑个错别字,演唱会cp粉浪叫,不是狼叫。
云浆未饮结成冰

Elysees
Posts: 6690
Joined: 2003-12-05 13:10

Re: 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12/2)

Post by Elysees » 2022-12-02 14:34

再加一段,还在一夜情。
这篇故事一句话总结就是俩对家唯粉从一夜情到夜夜情。可以看得出我只是想写写粉圈经历,人物感情和职业背景已经不重要了,写哪儿算哪儿 :mrgreen: 先写完再细改圆一下前面吧,笑。
居然已经一万字了,可怕,难道已经过半了。
笑嘻嘻 wrote:
2022-11-30 23:52

挑个错别字,演唱会cp粉浪叫,不是狼叫。
我看到你这么纯洁都不好意思了,没有错,就是狼叫....形容同人女那种激动饥渴 :action077: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笑嘻嘻
Posts: 23138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多少恨(小说,恁什么,偏好大家知,12/2)

Post by 笑嘻嘻 » 2022-12-03 2:46

小E的粉圈生态写得太生动了!我简直都能对上谁是谁,真是天涯共粉籍。 :mrgreen: 一树一花这个名字也太美了,粉圈有这么有文化吗?没有吗?有吗?

佛教6花我集齐了3种,地涌金莲实在不喜欢。我的姜花是白色和浅黄色的。当初看到黄色姜花觉得没地方了就没买。看到小说认真后悔了几秒钟。黄色姜花金灿灿的十分美丽。

浪叫也不纯洁吧?不过还是狼叫更霸气,符合同人女的人设。
云浆未饮结成冰

Post Reply